美女赢家

第一三九二章九 平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灵宇 本章:第一三九二章九 平庸

    汤底上桌,挺怀旧的敞口砂锅外圈还用铁丝箍了一下,锅内汤色茶黄清亮不见多少油花,服务员建议顾客趁还不烫先尝尝看。

    说起喝汤杨景行依然积极,撩起一柄长勺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把女朋友的碗端在手里,一勺下去就从锅底不多的干货中捞起两片鱼胶盛进碗里,再添点汤后就把勺子递给邵芳洁。

    何沛媛低眼瞄了一下回到自己跟前的碗,更想把王蕊的故事听完:“他同学聚会那次呢?有态度没?”

    “没跟你讲过?他态度都一样,他没错!”王蕊愤慨着未婚夫的大男人气节,把视线突然审视向顾问:“阿怪你跟标杆吵过没?”

    杨景行真有点措手不及,愣了一下后还是先问女朋友的意见:“吵过没?”

    何沛媛白眼墙壁,显然是怨恨这东西堵得自己无法离无赖远一点。

    王蕊的观察眼神里闪烁着经验的光芒,脸上难以克制地灿烂激动:“什么事?”

    何沛媛挺无奈的表情,似乎一言难尽。

    于菲菲表示怀疑:“想象不出怪叔会吵架。”也有点激将语气。

    何沛媛同情加警告:“你以为他有什么特别,还不是普通人。”

    王蕊已经基本确定:“天下乌鸦一般黑。”

    杨景行苦口婆心:“男人女人应该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不要搞对立……”

    何沛媛喝问:“你们关心爱护女人没?”

    杨景行想得美呢:“其实女生可以主动一点……”

    这下好,连邵芳洁都要发声抗议了,阶级立场问题容不得半点含糊。

    好在鸡汤的味道得到了一致肯定,其他的食材看起来也挺新鲜,服务态度没问题,关键是价格公道,基本可以作出可以在闲暇时结伴来第二次的评分了。

    甜甜和菱子本来也有机会先尝为快的,只怪她们自己下午不能当机立断,当然也是因为不方便当着刘思蔓的面大张旗鼓搞这些浪费光阴的事情,虽然瞎子本人看起来好像已经平静了。

    王蕊还展开自我批评,初闻噩耗的时候她本以为那种沉痛会一直伴随着自己甚至三零六全体,可是这才过了几天,自己就没那么感同身受了,已经吃得好睡得香了,这世界果然就是管乐不知揉弦的痛,弦乐不知缺氧的懵。

    何沛媛劝慰王蕊说情感本该坚强,如果因为朋友身上发生了不幸的事就悲痛得无法自拔,那人类可能已经脆弱到社会都无法发展了,相反如果大家都坚强到冷血的程度,估计文明也难以进步。

    王蕊却反过来要揭露标杆:“肯定听阿怪说的,最会讲大道理!”

    “怪怪怪你个头!”何沛媛恼羞成怒:“就他懂道理?”

    于菲菲先暂停观察食材:“同样的话关键看谁讲。”

    这倒是,世界就是这么奇怪,其实那些名人名言又有什么特别呢?有些还误人子弟甚至败坏风气……

    王蕊有点着急:“阿怪你名言呢?一定想一句精辟不流俗的,标杆帮忙。”

    何沛媛拿出了最高级别的鄙视神情:“谁名言要帮忙了?”

    于菲菲热心些:“天才是百分之百的天赋加百分之百的努力,少一点也不行!”

    这么大的事,邵芳洁也不能太冷淡:“有次好像说过精神食粮需要更多农民土地这种意思……”

    于菲菲也记得:“要吃得好吃得健康。”

    何沛媛切:“人家偏不吃不买呢?口腹还没吃好呢。”

    认真构思的王蕊突然咦哈哈:“伟大音乐家杨景行的名言就是——嗨美女笑一个,来打个啵!”还下流地朝标杆噘长了嘴。

    邵芳洁都笑得要趴了下去保护形象,于菲菲还边乐边探讨可行性:“其实可以当成特别的标签,就是那么与众不同超凡脱俗。”

    “脱俗?”何沛媛想骂人:“脱层皮吧?”

    王蕊等不及了:“阿怪快调戏标杆一个。”

    杨景行激动犹豫:“公共人物公开场合,忍了吧。”

    何沛媛的眼神更是凌厉得不给任何机会,威慑住无赖后再郑重告诫还敢乐的伙伴们:“越是……知不知道什么叫衣冠禽兽人面兽心,如果一个小有成就名气平时看起来堂堂正正衣冠楚楚的人突然跟你说那种话题,你觉得恶不恶心?”

    于菲菲似乎意识到严重性,焦虑地放下了快送到嘴边的汤匙:“因人而异吧……”

    何沛媛更加气愤:“反差越大越恶心,道貌岸然,这种人还不如街边小流氓。”

    邵芳洁的尴尬笑容似乎也是赞同标杆,王蕊还是据理力争:“哎谁说阿怪恶心了?”

    “没说不等于没想。”何沛媛浑身正义感:“不说是害他!”

    王蕊升级了不认同不服气的表情,却也说不出什么有力话语:“恶心就恶心吧,反正又不是我男人……”

    邵芳洁呵:“不同年龄段,翩翩少年就该喜欢嫣然美少女,真实。”

    何沛媛呸:“翩翩少年……”

    “哦!”王蕊瞬间恢复气势:“阿怪又不假正经,真小人。”

    何沛媛震惊地高兴了:“是,对!”

    “真风流……”王蕊很想找个好听点的词:“真性情。”

    于菲菲心虚尝试:“真可爱。”

    何沛媛慷慨陈词:“品行有问题说得再好听也没用,最讨厌那些道德败坏还冠冕堂皇的,起码的羞耻心都没了。”

    王蕊诧异:“哪里什么道德败坏了?”

    何沛媛瞥眼男朋友:“我又没说谁,但是这种人越来越多,世风日下。”

    “汤滚了。”杨景行真是望穿秋水:“开动开动。”

    何沛媛连忙保护牛肉盘子:“没你的。”

    王蕊真看不下去了:“再要一份,我们请你。”

    何沛媛欢喜同意:“行,去那桌……”

    女生们真饿了,注意力随着食材一起下锅让饭桌上暂时放下了争端。王蕊迫不及待先尝易熟青菜,耐着烫肯定了味道还发现窍门:“只要煲好一个汤也是丰盛一餐,在家也可以做。”

    何沛媛提醒:“这些不用准备?你能把肉切这么薄这么大片?”

    邵芳洁观察:“也不简单,除非只煮青菜和蘑菇。”

    王蕊很受打击:“我家厨房肯定成摆设了……阿怪你说三零六谁最下得厨房?”

    杨景行不要脸:“我,煎炒烹炸闷溜熬炖。”

    王蕊也嫌弃吹牛皮的了:“会煮方便面就算你是天才好男人。”

    杨景行惊喜提醒女朋友:“听到没?”

    “听到了。”何沛媛撇嘴:“你煮过?”

    王蕊不想听无聊人的废话:“晴儿高高手,那天去小洁家我们十个人打下手还被她嫌东嫌西,气死了,可惜技不如人没办法……”

    邵芳洁笑着记仇:“还嫌我锅碗不好用。”

    杨景行好笑:“她也就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女生们并非讽刺或者抬举伙伴,她们打心眼里认为年晴的厨艺已经大大超越现代家庭主妇的要求,也明显高于上一辈人的平均水平。王蕊还猜想李孚那么喜欢年晴就有被抓住胃的因素,想想一个离家老远为事业奔波的男人在某时某刻吃上一顿美女为自己精心准备的精致可口家常菜,多么温暖感动呀。

    杨景行十分同意:“别说几菜一汤,烤几个鸡翅膀就够感动回味好几天了。”

    何沛媛条件反射:“少假惺惺……”

    王蕊敏锐判断:“标杆会烤鸡翅?”

    “岂止。”杨景行要说书的架势:“八大菜系精通一半了,三菜一汤可以一个星期不重样……”

    “吃你的!”何沛媛扔牛肉进无赖碗里,筷子差点把碗戳飞。

    “真的?”王蕊很惊喜:“在家做?可以啊,深藏不露呀。”

    “你想可不可能?”何沛媛温柔地劝让好朋友别上当:“你觉得他有没有时间在家吃饭?”

    王蕊严肃警告顾问:“标杆的面子必须给,平京飞回来也要吃!”

    于菲菲纸上谈兵:“物以稀为贵偶尔一次才有情调。”

    何沛媛很无奈:“真没有……”

    邵芳洁灿烂鼓励:“可以尝试,会几个简单又下饭的菜就可以了。”

    王蕊又来了斗志:“介绍几个,什么时候也给老毕一个惊喜。”

    何沛媛大拇指赞叹:“温柔贤惠!”

    于菲菲算是看透这些人了:“刚刚还不甘心呢。”

    “向命运低头了。”王蕊羞愧又坦然:“性格决定命运。”

    于菲菲强烈支持:“有你那么幸福的命运我早就低头了。”

    “幸福?”王蕊好大的冤屈:“我还幸福!?”

    可激起公愤了,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或者根本就是炫耀。几个人争先恐后从各个角度揭发声讨,除了让人嫉妒的现况外连可恶分子的出生也要扯出来批斗一番。

    王蕊也没束手就擒,哀叹了相亲爱情的弊端又哭诉当房奴的压力,还恼火双方长辈反而因为距离太近而更容易产生无聊的摩擦,想必邵芳洁的父母和公婆之间就和谐得多。

    骗鬼呢?谁不知道王毕两家本来就算朋友,为了儿女的金玉良缘双方也是争相出钱出力,王蕊自己也说过未来公婆都是有较好修养的人。

    “我妈!”王蕊害怕隔墙有耳地恨铁不成钢:“又爱面子又好强……以为自己出手很大方,觉得花了钱就该高人一筹,就得恭维她满足她的优越感,不然就是不懂感恩。”

    没想到王蕊会是自我批评,伙伴们意外得都不知道该怎么了,何沛媛反而质疑:“我觉得你妈挺好的呀。”

    “好,当然好!”王蕊强烈转折:“可是好不等于幸福,而且每个人都有缺点。”

    “不算缺点。”邵芳洁真诚宽慰:“而且你自己能意识到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是你和老毕之间。”

    何沛媛相信:“对呀,老毕那么大度的男人,你妈对他也那么好。”

    王蕊又开始坦诚,细致讲述两家长辈之间因为观念差异而产生的也算不上大矛盾的一些小疙瘩,他们努力撮合年轻人又互相防备着,都是好人却不能彼此融洽。成年人的世界果然累,让王蕊觉得自相亲以来自己也成熟了很多,但并不多么可喜,因为哲学家说过年轻人过早世故就意味着平庸,虽然早在这之前她就确定自己很普通了,却没想到还票子房子地那么俗气。

    又是什么名人谬论,何沛媛请问:“你觉得他世不世故成不成熟?”

    王蕊先做好反胃又倔强的表情:“我一直觉得阿怪最纯真!”

    杨景行吓得把嘴巴空下来了:“我一直觉得自己最平庸,你们都不平凡。”

    于菲菲没一点标准:“名言警句,记下来备选。”

    何沛媛又反胃,王蕊就同情地打量顾问:“不过感觉阿怪现在是变平庸了不少,美女都不喜欢了。”

    “谁说的?”杨景行都慌了:“喜欢,越来越喜欢。”

    少吹牛了,你杨主任认识几个漂亮师妹?都不要求吃过饭唱过歌,有点艺术交流的就算。也别说师妹中没美女,钢琴系一零级的舒若彤就美名远扬,公认的比喻昕婷好看吧?民乐系也有些学生在效仿着搞女子团体,杨主任怎么不去关心关心呢?

    邵芳洁都打击顾问:“承认吧,就是平庸了。”

    “他一点都不平庸。”何沛媛声援男朋友了:“最纯真着呢!”

    于菲菲咦嘻:“其实只要不犯原则错误纯真点也好吧……”

    “如果是你男朋友呢?”何沛媛一本正经:“不是因为现在,放以前跟他没关系我也这么说,这就是原则问题呀。”

    于菲菲明显服输了,吃东西。

    王蕊还是蛮遗憾:“都要跟青春说再见……以前好喜欢跟男生玩跟优秀的男生聊天,组织活动希望男生越多越好,现在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何沛媛惊诧:“可以呀,深藏不漏呀。”

    王蕊也会白眼:“别说你不想……不是说想谈恋爱,就是一起练琴聊天,玩,那种跟异性接近的感觉……”

    邵芳洁嘿嘿得灿烂:“真没看出来。”

    “你们有意思没?”王蕊很有信心:“女人不知道女人?当时年晴和瞎子搞那个男生止步的时候我其实好想反对,哈哈哈……看见老大跟男生谈笑风生真有点羡慕啦。”

    面对这么坦诚的伙伴,何沛媛都不忍心再嘲笑了:“又不是没人追你。”

    王蕊哼:“阿怪追你还矜持那么久呢!”

    何沛媛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换个以德报怨的笑脸:“当时动心了没?”

    王蕊想了一下摇摇头,做出忧伤的样子:“一直想再体会到十五岁的心跳……连阿怪给我系鞋带那次,说实话是有点紧张,不过也不是那种感觉。”

    于菲菲很乐意探讨:“如果回到十五岁呢?”

    王蕊还是先看看标杆的神色才放心地娇羞起来:“那肯定……当场晕倒!”

    何沛媛严肃打击:“看到他十五岁的样子你会失望的……不对呀,十三,啊呀想起来就恶心。”

    王蕊也肠子都悔青的表情:“不算不算收回收回……”

    何沛媛她们乐不可支,而杨景行这个已经平庸的男人就只能苦笑,下菜。

    王蕊好像是上头了:“跟老毕在一起这么久,除了第一次见面有点紧张从来没小鹿乱撞过,可是每次跟闹矛盾了等他电话和短信,等了又等都睡不着觉,感觉可能这才是我们普通人的爱情……”

    邵芳洁点头好笑:“以汤代酒,恭喜祝贺三零六又多了一位有夫之妇。”

    何沛媛很支持:“幸福的有夫之妇!”

    于菲菲等不及:“早点把事办了,瞎子不会介意的。”

    王蕊点头:“知道她不介意,我自己过意不去,老毕也同意再等等,不急一个形式,要办随时也能办。”

    邵芳洁是过来人:“至少也要提前两三个月开始准备。”

    王蕊忧心:“等瞎子的消息,应该不会太久,当时候我们先帮她办好。”

    大家郑重点头支持,何沛媛都讲实话了:“就是知道你够朋友这点,成天阿怪阿怪的才不觉得肉麻。”

    王蕊却不需要:“肉麻我也要叫,老毕都没说什么。”

    何沛媛切一个大白眼。

    王蕊就跟另两个伙伴说话:“先前我跟老毕讲等瞎子这件事过去可能两年可能三年,那就快三十了,到时候我们要帮她走出来重新开始。但是老毕说得对,瞎子不是平庸之辈,她的爱情观跟我们这些俗人不一样,真的就是要灵魂伴侣那种,所以根本她不需要我们帮忙,我们也帮不上。”

    伙伴们都认真听取王妇女脱胎换骨的生活感悟,邵芳洁点头:“她内心很强大。”

    何沛媛觉得:“遇上这种事了能怎么办?她还情愿平凡一点。”

    “不是。”王蕊摇头:“对瞎子来说这是必然选择,就是不平凡的性格和人格决定的。以前觉得她除了专业天赋努力其他的好像跟我们都差不多……”

    邵芳洁声明:“我很早就佩服她,主要是她的心态,对很多事情。”

    “对!”王蕊的角度很特别:“讲黄色她一套一套的,思想其实特别干净,爱情观择偶观。”

    杨景行笑:“都会讲也没谁不干净。”

    王蕊直言不讳:“你们男人体会不到不会理解,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呢,虽然她以后肯定是著名的刘思蔓老师,但是终身大事等不起刘老师。跟老大不能比,齐清诺就算再过五年十年,照样有欣赏她倾慕她的人……”

    于菲菲警告:“可能还越来越多!”

    “是呀。”王蕊忿忿不平:“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女人公敌!我们包括瞎子就真的要趁年轻,很可能过了这村没这店了,所以真的越来越钦佩瞎子。”

    杨景行笑着建议:“佩服也别太明显了,瞎子挺低调的。”

    大家同意,刘思蔓现在真的是已经表现得比较“平常心”,甚至像是不需要太多关心更不要同情,似乎是不想麻烦伙伴们……

    随着对这顿宵夜满意度的逐渐提升,几个女生聊得也越来越深入,甚至都在背后议论起好伙伴来,比如高翩翩跟李竟也算爱情长跑了,李竟明当然很在乎翩翩的,为什么分手呢,主要原因当然是走上社会后女生就等不起了,同样的道理蔡菲旋也再给不了汤启华浪子回头的时间。可以肯定地推断高翩翩再处男朋友一定会讲究个门当户对,蔡菲旋应该也不会再找摇滚男。

    王蕊甚至还堂而皇之把话题引到于菲菲身上,以过来人的身份提出多方面的衷心建议,邵芳洁也表达了不少看法,又都是让于菲菲无需着急的意思,至少等买车买房之后身价就不一样了,于菲菲本身性格更是大优点和优势,而且相信顾问也不敢抛弃三零六,工作上还会有更一步进展。

    杨景行参与不了这些话题,但是被问起“除了漂亮外男人眼中女人最大的优点或者魅力”,他又是顾问那一套:“我觉得,认真努力会把你们已经具有的优点再放大很多倍。”

    王蕊也敏感:“就是我们不够认真努力呗。”

    杨景行胆子也大:“是还差了点,尤其是你。”

    王蕊冷哼:“反正我们普通人,也没想要嫁什么百年一遇。”

    何沛媛很义气:“我们就是赖,就是没上进心,就是平庸没才华……”

    杨景行搞离间:“别听她,骗你的,媛媛认真起来迷死人……君子动口不动手。”

    “肉麻死了。”王蕊越来越看不惯:“没看见的还以为你们相敬如宾。”

    邵芳洁好笑地也自我八卦起来:“我跟我那位刚开始那段时间就是相敬如宾……”

    只要说起严光永立刻就是赞不绝口,女生们对这个八尺男儿婚礼那天的表现是记忆犹新,王蕊失落地预见自己未婚夫肯定不会那么感人泪下的。

    邵芳洁的意思是她觉得相敬如宾应该是旧社会里没有感情的夫妻之间的一种迂回方式,现代社会还是不要了吧。

    王蕊就想起来了:“原来还是老大的时候,吴晓珊……”瞄向标杆。

    何沛媛好大度:“说呀!”

    “都知道嘛。”王蕊有点心虚,还是换个说法:“她不像恭维人的,现在肯定也以为你跟阿怪也是每天琴瑟和鸣徜徉在音乐的海洋里。”

    于菲菲好笑:“我师妹都以为怪叔跟我们在一起只聊音乐做音乐,还好羡慕,我跟她说单位钢琴都没配。”

    杨景行好惊喜:“介绍一下师妹。”

    “纯真!”何沛媛一拳砸在男朋友肩上,不解气再补一拳:“纯真!”

( 美女赢家 http://www.laishu5.com/1/1111/ ) 移动版阅读m.laishu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美女赢家》,方便以后阅读美女赢家第一三九二章九 平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女赢家第一三九二章九 平庸并对美女赢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