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一三九一章 被洗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灵宇 本章:第一三九一章 被洗脑

    紧赶慢赶,杨景行到电影院外的时候还是九点过了,而几个女生看的片子是七点开场的,所以何沛媛站在路边脸色不太明媚是可以理解的,王蕊表情灿烂是因为有好消息:“阿怪,世纪一百开宵夜了,浦海第一家五星级宵夜!”

    于菲菲则汇报紧急情况:“媛媛买到心仪衣衣了心情大好歌性大发,隐忍到现在忍无可忍了!”

    邵芳洁最后上车:“ktv就是急救门诊,麦克风就是良药。”

    杨景行呵呵:“特警春节忙不忙?”

    “排了三天假给他。”邵芳洁这就挺高兴了:“但愿能休个完整。”

    “绝对没问题!”何沛媛衷心祝愿:“老天爷也要给面子。”

    杨景行只会不要脸:“我们这些文艺工作者也有责任呀,要努力创造更多社会精神财富,特警的工作也会轻松一些。”

    前后座的女生表情趋于一致,何沛媛看一眼司机找到了源头:“难怪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于菲菲乐:“上午口号还喊努力构建和谐社会……”

    民族乐团今天下午参观抗战纪念馆是先合影留证再自由进馆的,女生们足足学习感受了近两个小时直到四点才带着对先烈的沉重缅怀离开,然后就商量要感恩今天的美好生活,具体形式当然是逛街购物。

    为了充分利用本年度的最后一次集体开心时间,几个女生是每人两个章鱼小丸子顶替的晚饭,而今天的血拼是那么高强度,以至于王蕊后来在影厅里闻见后座的爆米花气味都流口水了。

    审时度势,反正每逢佳节胖三斤的年度高潮马上就要到来,青年女演奏家就决定干脆在前奏中再加上一小节宵夜吧。杨景行虽然放下碗筷没多久,但是好难得女朋友有请伙伴们吃东西的雅兴,那怕昨晚的豪迈激情计划就要泡汤,但他还是热心推荐了去处,虽然也是听别人推荐但是比较相信推荐人的眼光。

    带着对美食的期待,女生们聊起刚刚看的片子,一部由香港和内地最大牌男女演员合作翻拍的好莱坞爱情喜剧片,被何沛媛评定为百分百烂片,但王蕊认为还过得去,两人分歧明显辩论热烈,于菲菲的观点偏向王蕊,邵芳洁暂时保持中立。

    王蕊是包容的:“本来就是爆米花电影怎么演技?你让阿怪弹《梦中婚礼》能比谁强多少?”

    何沛媛脖子一挺,但是看一眼只会嘿嘿挺热闹的司机后也讲不出什么硬气话,还是就是论事吧:“没有烂角色只有烂演员,爆米花也有好吃不好吃的……”

    “只有烂演奏没有烂作品?”王蕊劲头上来了:“说得通吗?”

    何沛媛请问:“出色的演奏家会不会演烂作品?连对作品的辨别能力都没有还敢叫演奏家?角色都不会挑还叫演员?”

    王蕊哼:“给那么多钱再烂的角色我也演!”

    “结了!”何沛媛拍手:“自己承认就行。”

    王蕊气的咬牙切齿又挠头:“等下,突然想不起来……嗯哼哼哼……”

    王妇女哼的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旋律,四零二谱曲的口水大作《死去活来》,她越哼越激动响亮富有节奏感,于菲菲都情不自禁当起合音。

    女朋友都黑脸了,杨景行还好意思嘿嘿,邵芳洁讲句公道话:“不能比较,一个出道一个成名已久,如果怪叔现在还写这种歌……”

    想了一下,何沛媛并没接着邵芳洁的思路:“关键是什么?它剧情和人物设计完全照搬,恨不得台词分镜都一模一样导致拍出来的东西太不伦不类了,没有本土气息,没有气质没有灵魂,这是根源,没得救。爆米花商业片也要有贴近生活的东西,毕竟是给中国人看的电影,《幸福狗》为什么能成功?”

    王蕊深刻受教隆重点头:“对对对,峨洋老板娘,不愧是!有见地!”

    何沛媛再度翻脸:“不跟你说话!”

    王蕊并不稀罕副驾驶,找司机去:“阿怪,我们说!”

    还完全搭不上人家那种高端大项目的杨景行倒是会耍嘴皮子:“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幸福狗》成功的一部分是因为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不够成功的一部是还缺乏商业运作经验,两手都要抓……”

    何沛媛烦着呢:“闭嘴,不想听你讲话。”

    杨景行就在后座的嘲笑中就展望前路:“我们听个好听的。”

    “别发神经。”何沛媛慌忙警告:“不准开窗……”

    杨景行失算了,因为这时候的隧道还不空旷,他这车也不太炸得起来,而且车上坐的也不是小女孩了,在做了两百来米的直线加速时速都接近八十后,何沛媛只是不耐烦地捂着耳朵并不让头发乱飞,而后座中间的于菲菲好像还在等待真正的刺激,邵芳洁的表情甚至有点不屑,王蕊就比较给面子地叫了两声跟发动机比分贝。

    其实胆子最小的是司机,及时刹车减速关窗户,还自我感觉良好:“好不好听?”

    于菲菲捧场:“声音好饱满,隧道和剧场比怎么样?”

    王蕊却严正谴责:“标杆你管不管?”

    何沛媛还是愿意负责的:“以后不准进隧道了,每次发神经。”

    王蕊严肃得语重心长:“小心驶得万年船,阿怪你千万别学这些,不是好玩的,上个星期杨浦才死了两三个,一家人……”

    何沛媛也用很郑重的表情警醒司机:“听到没?不好玩!”

    杨景行似乎自知理亏,声调都虚了:“下不为例。”

    于菲菲很给面子:“我觉得怪叔不管做什么都有十足的把握和自信。”

    “过奖了。”杨景行嘿嘿:“心虚的时候多。菲菲后天机票?”

    “后天,跟甜甜一起去虹桥。”于菲菲语气都略带撒娇了:“我妈土鸡都买好了。”

    何沛媛好羡慕:“幸福温暖呀,我回家尽听我妈唠叨了。”

    王蕊激动得流口水:“我们九江一日游吧,吃了土鸡就回来。”

    邵芳洁更会想:“我要是领导就去庐山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于菲菲支持欢迎:“参观庐山会议旧址,忆苦思甜吃吃粗茶淡饭。”

    王蕊严于律己:“草根树皮有没有?”

    邵芳洁呵呵:“向旋子学习。”

    “别提柱子好不好!”王蕊心虚抗议:“觉得自己好罪过。”

    几个女生又合起伙来跟顾问说一下蔡菲旋的严格饮食管理,何沛媛也像忘记了自己跟男朋友八卦过地添油加醋。别说什么宵夜烧烤了,蔡菲旋如今是连加糖牛奶都不喝,米饭都成了。一开始大伙还高兴少了一个人抢零食,可是在蔡菲旋坚持下来肌肉见长线条渐增后伙伴们就不得佩服了,现在自己逛街时想喝杯奶茶都有心理压力了。

    何沛媛却是自暴自弃:“戒糖我真的做不到,胖就胖吧。”

    好闺蜜,王蕊比杨景行听到这话时更气愤:“标杆!这话也讲得出来?有没有点羞耻心?”

    何沛媛问心无愧:“这种事本来没必要追求极限,多两斤少两斤有什么关系?又不靠这个吃饭。”

    于菲菲都气愤了:“标杆就是饿汉子不知饱汉子肥。”

    邵芳洁嘿嘿:“怪叔也可以说,每天练琴真的做不到,退步就退步吧……”

    “激起民愤!”王蕊啊哈哈,“表演系人人得而打之!”

    何沛媛龇牙抗议最不高兴的一点:“别拿我们混为一谈……”

    杨景行附和女朋友:“就是呀,我流了多少汗水,那些生下来就出类拔萃的哪懂付出和收获。”

    何沛媛怒不可遏:“少不要脸……”又迅速偃旗息鼓。

    后座啊哈哈,王蕊笑着笑着却乐极生悲:“都是基因决定的,我们这些命苦的人儿。”

    于菲菲半正经起来:“不过我觉得付出得越多就拥有得更珍惜,感觉也更幸福。”

    王蕊连连点头:“对,所以有些人才一点不珍惜——胖就胖吧!”

    “媛媛不是不珍惜…………”邵芳洁嘿嘿,果然还是落井下石:“我感觉是高处不胜寒。”

    于菲菲同意:“独孤求败……”

    标杆主动请客的诚意好像也没能增进伙伴情谊,在聊天争辩过程中受到的针锋相对并没比往日少,好在她自己的火力也没出现明显退步,一路上也还热闹。

    过江之后车子继续开了十来分钟,杨景行还要打电话给张楚佳问路,最后好不容易找对了地方一看,何沛媛马上抢抓机遇转移矛盾把男朋友变成众矢之的。顾问神神秘秘搞半天还让人以为是多大个惊喜,结果就是这么一家毫不起眼的打边炉,王蕊甚至谴责有失身份。

    来都来了,还是保留一份期待进去看看吧,店内整洁略显怀旧的陈设显然能给顾客比较不错的第一印象,女生们马上就张望着选位子了,坐下时已经笑容灿烂。

    何沛媛对司机的颜色都好了些:“要不要碗筷?”

    “怎么不要?”杨景行讨死:“真以为自己秀色可餐。”

    “行呀。”标杆小眼一白随着眼珠的转动扭头跟于菲菲说话:“别被某些人影响胃口,就当不存在。”

    于菲菲连忙收回了显露着欣赏的视线,王蕊就义字当先几乎拍案而起:“阿怪别怕……只管畅所欲言!”

    杨景行却不知好歹地责问起闺蜜:“说什么?我怕什么了?说,说不清楚这顿饭都别吃了!”

    “花胶鸡汤锅。”何沛媛真是当机立断:“其他你们点,别点肉。”

    杨景行威严地表扬:“嗯不错,知道我想吃点清淡的。”

    于菲菲就对标杆坚决表态:“我光点肉!”

    何沛媛有点进退两难或是气急败坏:“随便你们!”

    王蕊还凶顾问:“偏不让你吃清淡……”

    谁的电话响了,邵芳洁掏包包,何沛媛马上祝愿是特警,但看伙伴的表情不太像是接老公的电话,开口果然是叫妈……

    于菲菲是真饿了:“海鲜好多呀,哎有拼盘!”

    何沛媛做的是排除法:“牛舌不点,上脑不点……”

    邵芳洁虽然皱着眉头但是讲话很轻声细语又耐烦:“……世纪公园附近,第一次来……没一起,我们四个人。”

    王蕊会表现:“阿姨晚上好!”

    邵芳洁笑了一下:“嗯……没人喝酒……吃完就回家……会小心……谢谢妈,上次的还没吃完……”

    于菲菲也义气:“服务员,麻烦……我朋友不喜欢沙茶酱,你们有没有葱花?最好再来点小米椒。”

    邵芳洁今天改胃口:“不用辣椒,葱花就好……妈我先挂了……”

    等伙伴收了手机,王蕊像是见得很多一样羡慕:“特警老妈太好了,太关心你了。”

    邵芳洁呵,轻叹一口气。

    于菲菲却犯愁:“能把钥匙拿回来就好了。”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总之都是关心。”何沛媛似乎宽慰,并跟男朋友说话了:“圣诞聚餐那次,严妈妈都叫小洁不用自己打扫等她去收拾。”

    杨景行像是第一次听说一样谴责:“太过分了吧……特警的体贴肯定是遗传母亲。”

    何沛媛回过神:“你知道什么叫体贴!?”

    王蕊似乎能理解一点已婚人士:“别说婆婆,亲妈事太多了都让人烦,如果是我……不过老毕他妈没特警老妈一半好!”

    邵芳洁资深一些:“其实都好,表现形式不一样而已,父母没有不希望儿女幸福了……我点素的还是荤的?”

    杨景行好英勇:“冲我来!”

    几个女生似乎都知道自己成不了什么杰出成就演奏家了,聚在一起聊的不是音乐工作而是对家长里短展开热烈讨论,多总结学习些这方面的经验可能对人生有更大帮助。虽然邵芳洁并不爱八卦自家事情,但是大家几乎天天在一起,于菲菲和柴丽甜还经常去她家,所以伙伴们对三零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的婚姻情况还是有些了解,大家一致认为总来的来说是很幸福的,只是天底下没有百分百的幸福,连钱财太多都会带来烦恼何况其他的条件要素呢。特警是忙了点,但是男人太粘人也招人烦呀,有些女人就受不这个而离婚了呢。

    王蕊还自曝:“我跟老毕吵了好几架了,气哭我几次,有两次真的都想分手了,不过冷下来一想……也不能全怪他。”

    何沛媛惊讶:“你也有认输的时候?”

    王蕊正经:“不是认输……互相理解很重要。”

    于菲菲知道:“小洁就是太体谅特警了,其实有些事她跟特警说一下就好。”

    大家这么热心,邵芳洁自己也表个态:“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女人容易小题大做。”

    觉悟差距呀,伙伴们简直满脸钦佩,杨景行都惶恐了:“要不我去车上等你们吧,我这人很容易被洗脑。”

    伙伴们哈哈,何沛媛却冷脸:“你洗,你洗……”递杯子。

( 美女赢家 http://www.laishu5.com/1/1111/ ) 移动版阅读m.laishu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美女赢家》,方便以后阅读美女赢家第一三九一章 被洗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女赢家第一三九一章 被洗脑并对美女赢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